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天幕神捕第二百三十六章如此贤惠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8-13

天幕神捕 第二百三十六章 如此贤惠

“你会么?”宁月顿时感觉好笑,就算失忆前的千暮雪,也一定不会做饭更可况失忆之后?

“不知道,你教我啊!”

“好吧!”宁月将手中洗净的萝卜放在案台上,“先把萝卜去皮,然后切成薄片……”

“薄片?要多薄?”

“能有多薄就有多薄。”

“轰——”刹那间,一道灵压升起,宁月惊骇的转过头只见一道剑芒仿佛烟火一般在眼前绽放。

剑气如虹,剑光如电,几乎一闪即逝,千暮雪再次收剑傲立,“好了!”

冷汗沿着额头淌下,宁月呆滞的眼神也慢慢的恢复了神采。削个皮,灵力狂卷气压如雷?切个菜,剑光闪闪寒芒如风?这千暮雪估计也不知道切菜和砍人的区别吧。

两个脑袋嗖的一下缩了回去,君无涯一脸后怕的看了眼身边的莹莹,“你家小姐平日就这么做饭的?”

“你觉得我家小姐平日可能做饭?”莹莹用看白痴的眼神斜着瞟了眼君无涯。

“那千暮雪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去厨房帮忙?连我都不去!”

“嗯……”莹莹疑惑的摸着下巴,“也许……是因为那个叫翠翠的姑娘吧……看的出来,那个姑娘很喜欢姑爷的。虽然她不懂武功,也没小姐好看,不过……男人不都喜欢贤惠的女人么?”

“呵呵……贤惠……”君无涯干干的笑着,微微缩了缩脖子。

临近过年,苏州城又下起了一场大雪。雪花飞舞,给世界带来了一丝魔幻的意味。

宁月坐在院中默默的弹琴,琴声悠悠席卷了天空的雪花。换了常人,如果顶着大雪在院子里弹琴那是傻帽。而对于宁月和千暮雪来说这是情调。

雪花仿佛被什么牵引了一半,安静的围绕着宁月缓缓的飘落。哪怕大地已经被染成了雪白,宁月的身上依旧没有沾上一片雪花。

千暮雪坐在躺椅上安静的看书,眼角时不时的抬起看一眼院中风采卓越的宁月。她的气势越来越出尘了,就连君无涯也清晰的感觉到,千暮雪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

唯有在宁月的面前,千暮雪不再像腾飞九天的仙人。因为在宁月面前,她会露出疑惑,露出认真,有时候会露出浅浅的微笑。

琴声停下,宁月有些感慨的摸着沈青重新制作的古琴。他的琴心剑胎已经大成,发动琴心剑魄已经不再需要琴音辅助。

琴随心生,几乎挥手之间就能打出琴心剑魄。可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对琴有了别样的感情。琴心剑魄原本是黄级武学,将来只要将阴阳五行属性凝练于剑胎之中就可真正踏上武道境界。

但剑胎大成显然不是琴心剑魄的终点,也许创出琴心剑魄的九天玄女也没有完成剑魄的凝炼吧?宁月想着,顿时感觉有些可惜。

“这曲叫什么名字?”千暮雪缓缓的抬起头好奇的问道。

“阳春白雪!”

“这曲子很好听,意境深远,琴声空灵!你的武功已经半步天人合一了吧?”

“是啊,你呢?”宁月缓缓的收起琴来到千暮雪身边。

“还差一点,快了!”

“明天是大年夜,你想吃什么?”宁月扯开话题温柔的问道。

一听到吃,别说缩在角落里抱着宁月家里万卷书册狂啃的君无涯,就连平日性情冷淡的千暮雪也眼睛里泛着光亮。

“你做什么都行!”

宁月的厨艺经过这几天的亲身体会已经奠定了他国宝级大厨的地位。用君无涯的话,就是宫廷御厨的手艺,也比不上宁月的十分之一。

“那……咱们吃火锅吧!”宁月当下拍板说道,天气这么冷,最适合吃火锅了。

食材什么的宁月从金陵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前几天易水乡又开始了一年一次的杀猪宴,宁月分到猪肉够他吃到正月十五。

猪在这个时代是贱肉,但宁月却知道猪全身是宝乃是瑞兽。

清晨的天还没亮,远处的爆竹已经噼里啪啦的响起。早在几个月前,家家户户就已经去竹林砍回了竹节。从大年三十开始,爆竹会响到大年初三。在爆竹声中,原本宁静冷清的易水乡突然之间充满了年味。

莹莹和君无涯欢快的拖着一串爆竹冲出院子,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这些充满民间的庆祝方式如此的新奇好玩。

一个太子,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在雪地里欢快的跳着。炮竹声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极其的响亮。突然,雪地之中穿出了一窝兔子。莹莹顿时兴奋的丢下手里的爆竹向兔子冲去。

“加餐啦——”君无涯大吼一声,几个起落嗖的追上兔子一把抓着两只兔子耳朵提了起来。

“喂,你这样会抓疼他们的!”莹莹的清脆的声音如动听的音符。君无涯转过头却见她的怀中抱着一只大白兔瑟瑟发抖。

“弄疼他们?过会儿它们就是一锅肉,还在乎这一点?”君无涯顿时感觉好笑。

“啊?你要吃了他们?兔子这么可爱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莹莹顿时不干了,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道。

“小猪仔也很可爱,但你那么喜欢吃烤乳猪?鸡鸭羊猪,包括兔子都是用来吃的。要不,你怀里的那只用来玩,我手里的两只用来吃?”

“人家本来就是一家子,你却要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要把它们吃掉?”莹莹闪闪的眼睛渐渐的蕴着泪光,君无涯顿时有种难言的罪恶感一时间错愕的无法适从。

“哈哈哈……君兄,所以你永远不要试图和女人讲道理,因为不讲道理是女人最大的道理!”话音刚落,一道雪白的身影仿佛幽灵一般闪现在君无涯的身前。

“浪货,你怎么来了!”君无涯顿时一喜,这段时间可把他闷坏了。虽然一直和莹莹玩耍,但毕竟男女有别哪有和余浪他们玩得那么肆无忌惮?随手将两只兔子塞到莹莹的怀里,便一把向余浪怀中的礼物抓去。

“你该叫我浪哥,别没大没小!”随手将手里的礼品扔到君无涯的怀里便向宁月的屋子走去,“今天是大年三十,我猜着宁月要大展身手。我要不来,不是要遗憾一年?”

“浪货,我劝你还是别进去!”看着余浪要往厨房走,君无涯顿时出声制止道。

“呵?还对我保密?那我更好奇了,宁月,我来了……”刚刚推开厨房门,刚刚探进去一个头,余浪的身体猛然一僵,仿佛触电一般刹那间倒飞而去。

剑气纵横,剑光闪烁。这厨房里哪里是在做菜,根本就是两个剑道高手在生死搏杀。余浪仅仅看了一眼就被逼人的剑气惊退,估计一般人直接会被吓死。

“我叫你别去的,是你不听!”君无涯强忍着笑,但微微颤抖的肩膀却是出卖了他的内心。

“里面是暮雪仙子和宁月?”余浪心有余悸的问道。

“你不是看到了么?”

“可是……暮雪仙子……她……她……她帮着宁月做菜?我感觉……我还没睡醒……”余浪连话都不利索了,舌头仿佛打了结一般。

“小姐说……她要做一个贤惠的妻子……”莹莹抱着三只仿佛睡着了的兔子笑道。

“贤惠?这样的贤惠法……估计没有足够强大的心脏很难接受得了,宁月也算是……厉害了!”

没过一会儿,沈青与鹤兰山还有叶寻花也来了。江南四公子聚首自然又少不得比武切磋一番。君无涯加上莹莹,六个人在雪地上打成一团。

宁月与千暮雪并没有在厨房里忙多久,以他们的武功和切菜的速度,几乎也是分分钟搞定的事。火锅的准备原本就简单。一个汤底需要好好熬制,还有一些需要炖的菜花点时间。其他的食材,只要切好了就可以。

厨房门打开,宁月突然会心一笑。院子外的雪地上,六人分成两队打着雪仗。身形翻飞,劲力纵横。区区六人打起的雪仗竟然被打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

难得六人竟然重拾起了童心,宁月突然也有了一点意动。尖啸一声,身形化作流光冲向场中。手掌一抄,一个雪球就被宁月捞在了手中。

“嗤——”一道白光化作流光激射而出,在余浪奔放的小脸上碎裂化成漫天的冰屑。

“宁月,你——”余浪暴怒,捞起雪球向宁月打来。宁月身形闪烁,登峰造极的天涯月仿佛雪地上的幽灵一般。无论余浪如何追杀,宁月都能从容不迫的闪避。

而宁月的雪球却精准的可怕,没一会儿,战场的六个人挨个的被宁月点了名。一瞬间,六人突然停下了动作,相互对视一眼。

余浪的嘴角突然裂出了阴森的冷笑,“哥几个,宁月现在武功大成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大伙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一起上!”君无涯嗷嗷叫的抓着雪球向宁月围攻而去。四大公子对视一眼露出满脸的坏笑,身形一闪将宁月包围在中间。

“宁月,看你这次怎么跑?”

四面八方的雪球极其刁钻的攻来,宁月纵然轻功卓越,但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势一时间却也只有招架之力。

“嘿嘿嘿,暴雨梨花——”余浪大吼一声,举起一个巨大的雪球狠狠的向宁月抛来,雪球突然间爆炸,化成如雨点一般的小雪球向宁月铺天盖脸的打来。

“我擦?这么凶残?”

开利空调移机大约多少钱
北京治白癜风的医院
癫痫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