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风鬼传说 第431章 阻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3-31

风鬼传说 第431章 阻击

第431章阻击

林勇苦笑着摇摇头,他疑问道:“老常,你觉得,郡主真的死在我们南营当中了吗?”稍顿,他压低声音,又问道:“那后来出现的百余敌,会不会已把青云郡主救走了?”

“鬼知道。”常贯皱着眉头说道:“不管郡主有没有被人救走,现在想要我们找到青云郡主的尸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要我说,咱们就干脆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老常,你的意思是……”

“与其让上官秀找到你我的头上,不如我们先去干掉上官秀。”

“啊?”林勇倒吸口凉气,惊骇地看着他,久久没说出话来。

常贯向四处望了望,凑到林勇耳边,细声细语地说道:“我手的兄弟已经探明,上官秀是率领五万的贞郡军,作为前军,先一步赶往上京。四十万的贞郡军,以你我的兵力或许打不过,但区区的五万兵马,以你我二十万众的将士,根本不在话。杀掉上官秀,等于是杀了妖女的夫君,斩掉了贞郡军的龙首,这个功劳,恐怕仅次于诛杀妖女了吧!”

林勇听得认真,脑筋飞转,琢磨其中的利弊。

常贯继续说道:“如果上官秀不死,你我都没好,毕竟青云郡主是死在我们的手上,上官秀又岂能放过你我?黎嘉那个软骨头,弄不好为了讨好上官秀,都得把你我交出去!”注:字符防过滤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林勇闻言脸色顿变,身子也不由得为之一震,心里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眯缝起眼睛,但遮挡不住眼中流露出来的杀机,他凝声说道:“好!此事听老常你的!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今晚半夜动身,明日一早开战!”

“一言为定!”

常贯和林勇二人在私里偷偷做出袭击上官秀的决定,此事两人即未告之黎嘉,也未告之其他的叛军首领。

等到半夜丑时,以常贯为首的十万风郡叛军和以林勇为首的十万桓郡叛军,悄悄开出叛军大营,直奔西方的贞郡而去。

在风国,民风最彪悍也最骁勇善战的两个郡,便是风郡和贞郡,当然了,风郡因为是风国的起源地,并没有被扣上野蛮的帽子。就十六路叛军的战力而言,常贯部和林勇部都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尤其是常贯所率的风郡叛军,论单兵战力的话,就算不能与贞郡军旗鼓相当,但也差不到哪去,贞郡军那一套远程箭射近身军团战的战术理念,就是从风郡军身上学来的。

上京地区不仅是一座上京城,还包括周边很大一块的区域。常贯和林勇率领二十万叛军,行进到贞郡和上京地区交界处的时候,停了来,原地驻扎休息,以逸待劳地等贞郡军的前军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天色大亮,前方远处的天际线隐隐约约地浮现出漫天的尘土。很快,一面面黑色的大旗于尘土当中浮现起来,旗帜清一色的都是黑底红字,有的写有‘风’字,有的写有‘贞’字,还有的写有‘秀’字。

看清楚远方行来的这支大军,叛军探马立刻回本阵向常贯和林勇二人禀报。

得知贞郡军终于出现了,常贯和林勇精神同是一震,二人由一大群的将官侍卫护卫着,走出本阵,坐在马上,手搭凉棚,举目眺望。

前方来得这支贞郡军规模不小,但也没大到扯地连天的程度,和常贯部叛军先前探明的情报差不多,这是一支五万来人的军队。

看罢,常贯嘴角扬起,转头对身边的林勇说道:“林将军,我没有骗你吧,贞郡军的前军确实只有五万兵马。”

林勇点点头,同时又担忧地说道:“只是不知道上官秀在不在这五万贞郡军里面。”

“放心吧,林将军,我的情报,绝不会有错。”

随着迎面而来的贞郡军越来越近,常贯和林勇带领着各自的部退回到本阵,与此同时,双双传令去,全军做好战斗的准备。

此次作战的战术,他二人早已商议好了,采用鹤翼阵,常贯部为左翼,林勇部为右翼。

左右两翼又各分前军和后军,进攻时,两翼的前军分成左右包抄,合围敌军,两翼的后军则合拢于一处,直突敌军的中心。这是典型的以多打少的歼灭战阵法。

当贞郡军距离叛军还有三里左右的时间,贞郡军终于停止了进军。

常贯部的情报没有错,上官秀的确是在这支五万人的军队里,和他一起的还有广獠该当子隐等人。

广獠伸长脖子,向前眺望,张望了片刻,说道:“看对方的穿着,应该是叛军吧,他们摆的是什么阵法,怎么这么古怪?”

不用上官秀解答,该当和子隐异口同声道:“鹤翼阵。看来,叛军的打算是想全歼我军。”

“什么?”广獠难以置信地扬起眉毛,他扭头看向上官秀,问道:“秀哥,我们和叛军不是一伙的吗?他们怎么突然调头来打我们了?”

“谁说我们和叛军是一伙的?”上官秀差点气乐了。不过,关于他到底是支持唐凌,还是支持唐钰,他从来没有表态过,叛军竟然主动来进攻他,这的确让他有些意外。

“派一名兄弟出去问问,对面的这支叛军到底想干什么。”上官秀回头对肖绝说道。

“是!秀哥!”肖绝派出一名影旗人员,骑马冲出本阵,直奔对面的叛军而去。

等那名影旗人员催马跑至距离叛军接近百步远的时候,一支雕翎箭从叛军阵营中飞出,狠狠钉在影旗人员前方不远的地面上。

他急忙勒停战马,战马原地打转,咴咴的嘶叫。暗影人员举目望向外面的叛军,大声喝道:“我们乃贞郡军,对面的军队是何人统兵,请出来说话!”

叛军阵营中的常贯嘴角上扬,微微侧头,对身旁的一名修灵者说道:“龙岩,你去解答此贼的疑问。”

名叫龙岩的修灵者三十左右岁,身材魁梧,尤其扎眼的是,在他的身上,背着一把又长又厚重的钢弓。

听完常贯的话,他点了头,催马向前而去。他没有出叛军的本阵,只是隐藏在人群当中,而后他摘身上背负的钢弓,甩手将其灵化,他又抽出一支灵箭,搭上弓弦,臂膀用力,巨大的灵弓被他拉开,而后,他对准那名影旗人员,使出全力,把手中的灵箭狠狠射了出去。

嗖!

灵箭破风,在空中化成一道电光,直奔影旗人员的胸口掠去。这一箭太快了,即便相距百步之遥,灵箭也几乎是转瞬既至。影旗人员感觉不妙,急忙抽刀向上挑,咯,他的刀锋由挑在灵箭上,但那支灵箭的劲道太大,他只是将其稍微挑开一点,紧接着就听扑的一声,灵箭的锋芒刺入他的肩头,把他的肩膀一箭贯穿,箭矢从他的背后飞射了出去,同时也带出去一道血箭。

那名影旗人员闷哼一声,险些栽战马,他一只胳膊完全使不上力气,无力地向垂着,另只手急忙拉紧缰绳,拨转马头,整个人趴在马背上,飞奔回去。

龙岩的这一箭,也吹响了叛军进攻的号角。随着咚咚咚一连串震耳欲聋的擂鼓声,二十万的叛军齐齐向前推进,将士们一边前进,一边用手中的长枪长矛击打盾牌,齐声呐喊:“风!风!风!”

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敌暗箭所伤,险些丧命,败退回来,肖绝恨得牙根都痒痒,瞪着对面的叛军,眼睛快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地说道:“竖子可恶,暗箭伤人!秀哥,这仗,我们打还是不打?”

上官秀调转马头,看向背后的将士们,深吸口气,大声喝问道:“我等现在是为何而战?”

“为国征战——”贞郡军将士齐声大喊。

“你等又是为谁而战?”

“为大人而战——为陛而战——”

“今日叛军,乃我大风祸国殃民之乱臣贼子,乃挟持钰王殿之奸佞恶徒,该不该杀?”

“杀!杀!杀——”

“拿起你们的武器,贞郡军将士的荣耀,向来都是由敌人的鲜血洗刷出来的!今日,吾辈是为国征战,为陛为钰王,清君侧!杀!”

“杀——”

随着贞郡军的咆哮,将士们的士气也彻底被激发起来,擂鼓声四起,喊杀声连天。

子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面推进过来的叛军,对上官秀说道:“大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敌人的前军是要左右包抄我军,敌人的后军,是要合力做中央突破。”

上官秀眯了眯鹰目,说道:“此战,就看你二人的火铳营了。”

现在贞郡军的火铳已增加到四千余支,组建起十个火铳营,十个火铳营全部在这五万人的贞郡军当中。上官秀面容轻松地问道:“以五万对二十万,我军可能取胜?”

该当和子隐语气坚定异口同声地说道:“回禀大人,我军必胜!”

“好一个必胜!”上官秀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肯定。他斩钉截铁地振声说道:“我率两个火铳营,一个兵团,顶住敌军左翼;广獠,你率两个火铳营,一个兵团,顶住敌军右翼;该当子隐,你二人率六个火铳营,两个兵团,顶住敌军的中央突破!”

“是!大人!”

“今日之战,就让我们贞郡军的火铳营,一战成名!”在上官秀的指挥,贞郡军的十个火铳营一分为三,余的四个兵团,也分成了三部分,分别迎击叛军的双翼和中央主力。

作者的话:

六道微博:weibo/u//

本书!

冠心病是心脏病吗肿瘤科医生大全患有心肌梗死女性能服用通心络吗

扬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长春能治妇科的医院
冬季养生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