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异界兑换狂人第三十四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界兑换狂人 第三十四章 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么!

咳咳……不好意思,在外面意间打开同步笔记,才发现原来这一章已经写完,索性就用发了,今天也许会有三章,不过偶不敢保证~

……

这时候,天色已然暗了下来,黑袍人急匆匆的走着,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去做,江寒则是慢悠悠的,不远不近的缀在其身后。

走着走着,江寒就奇怪了起来,这黑袍人并没有特定的方向,反而好像是在胡乱的走,难道,他已经发现了自己?

“嗯,这里是……”

江寒一愣,不知不觉中,他竟然跟着黑袍人走到了白云城为偏僻的一个区域,这里很久之前就经常有人故死亡,查也查不到丝毫线索,被城内居民称为诅咒之地,久而久之,就变作了人之地。

所以,很多武者都会在这个地方解决一些私人恩怨,城内卫兵也装作不知道,渐渐的,这里就成了白云城除了摆擂之外,唯一一也是一种不符合正常市场行为的方式。个可以私斗的地方。

看来黑袍人是真的发现自己了!

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江寒浑身汗毛忽然炸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从心底涌出,来不及多想,江寒直接就向前方挥出一掌。

“嘭!”

这一掌上去,江寒只感觉自己的力量被卸去了不少,而后一股强的力量了回来,他脸色顿时一变,连退数步才卸去了力道。

“你是谁?为何要尾随于我?”

干涩沙哑的声音传到耳边,江寒蓦然抬头,盯住距离自己不远的黑袍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我是谁?呵呵,阁下的记性可是不怎么好啊,前几天才撞了我,难道今天,就忘记了么?”

黑袍人一怔,这才仔细看了江寒一眼,把江寒认了出来,不过他很就撇嘴道:“当时我好像说过抱歉了吧,就为了这个,你就跟踪我?”

江寒怒极而笑,懒得再废话,冷声道:“你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少废话,把玉佩还给我,此事就此作罢,我保证不再寻你的麻烦!如何?”

其实江寒恨不得爆捶黑袍人一顿,但估计了一下双方的实力,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单凭刚才的试探,江寒就发觉对方实力很强,估计已经是武师了,就算他使用狂犀战甲和激光剑,都没有把握将对方杀死,而一旦让他逃脱,江寒的麻烦就来了!

“我不懂你在说些什么。”黑袍人摇头,而后轻笑,声音似裂帛,“现在的人,都是这么自大么?你区区一个武徒,也敢说寻我的麻烦?”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了?”江寒垂眸,扯了扯嘴角,“看来就只有一战了!顺便说一句,你的声音……真难听!”

“鬼步!”

江寒一步踏前,下一瞬已经站在了黑袍人身前,一掌击出。

黑袍人瞳孔猛然一缩,显然是没想到江寒一个武徒速度能够这么,不过他到底实力要强过江寒许多,只是一伸手就挡住了江寒的攻击,另一只手也朝着江寒拍去。

江寒也并没有指望这一掌可以伤到黑袍人,见攻击被挡住,江寒嘴角一勾,反手抓宗袍人的手臂,另一只手上蓝光一闪,激光剑瞬间出现,滑向黑袍人的脖颈。

在蓝光闪烁的刹那,黑袍人骤然一惊,他有一种感觉,若是被激光剑砍中,今日他必死疑!

“该死!”

低喝一声,黑袍人手上真元鼓动,震开了江寒的手,而后疯狂后退。

江寒岂能如他意,鬼步施展,如影随形的贴在黑袍人身侧,激光剑始终距离其有一指之遥。

“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么!”感受着激光剑的威胁,黑袍人大怒,真元喷薄而出,一层肉眼可见的气流环绕在其身周,同时手掌轻挥,带着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芒轰向江寒。

“黑煞掌!”

感受着这一掌的强大力道,江寒脸色一变,咬了咬牙,并未后退,竟是要拼着重污染达红色预警 全市停止土石方作业伤,也要击杀黑袍人。

这显然出乎黑袍人的意料,他不敢确定自己的护体真元是否能挡住激光剑,但看江寒宁可挨上一掌也不后退,就说明江寒对自己的武器极有信心。

“疯子!”低低的咒骂一句,黑袍人果断的改变了这一掌的方向,转向了江寒手中的激光剑。

他此举存着两个心思,一是要不让激光剑击中自己,二就是要试探一下激光剑的威力。

“兹――”

护体真元和激光剑刚一接触就开始急剧损耗,竟是法抵挡激光剑分毫!

“怎么可能?!”黑袍人惊呼,虽然知道激光剑威力绝对不俗,但却未料到他的护体真元不能丝毫阻挡激光剑!

江寒也是对激光剑的威力有些诧异,没想到激光剑能够直接融化护体真元,这是让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过很他就一喜,如此来看,武师以下基本不能对他构成压制了。

事实上,武师的标志就是可以真元外放,凝为护体真元,但眼下这一优势在江寒面前已经根本算不得优势,甚至江寒可以在某些武师轻视的情况下,将其击杀!

自然,眼前这黑袍人不属于那一类。

黑袍人的反应速度以及实力都不俗,想必就算在武师当中,也是强悍的存在了!

“麻烦了!”

黑袍人很就意识到他身为武师的优势已经去了大半,此刻的他,只有在真元的浑厚程度以及战斗经验上,稳稳压过江寒一头。

而江寒的速度奇,到连他这个武师都不可及,一个不小心,他就可能会饮恨在激光剑下。

“一个小小的武徒,怎么会有这等宝物,难道是某个高人的亲传弟子?”在躲闪激光剑的同时,黑袍人的心思也是急速转动,思考着江寒的身份。

如果江寒真是某个高人的亲传的话,黑袍人是绝对不敢力击杀他的,能够成为高人的亲传弟子,其肯定是受高人喜爱的,那高人怎舍得其陨落?肯定有人暗中保护,或者被赐下了保命之物!

那些修为强绝之人心思都不可测,难保不会亲自出手,击杀他这个小辈。

一边想着,黑袍人下意识的瞥了四周一眼,感觉仿佛有人在盯着他,只等一击必杀,一时之间冷汗涔涔。

“等等!我将玉佩还你,此事作罢如何?”想到这里,黑袍人连忙出口,主动要还玉佩。

江寒一愣,不知道黑袍人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这不妨碍他继续对黑袍人动手,激光剑挥舞,淡蓝色的光芒在夜色下分为明亮。

“不必了,杀了你,玉佩我自然会亲自蓉来!”冷笑一声,江寒步步紧逼,剑剑不离黑袍人要害。

“你……”规范政府管理行为。”这位发言人说。黑袍人气急,一边躲闪,口中说道,“要怎么才肯停下?”

江寒动作一顿,皱了皱眉头,似他们为女儿而来乎是在思索。见此,黑袍人松了口气,江寒对他力出手,他却束手束脚,很是憋屈,却也没任何办法。

忽然江寒开口了,亮出白白的牙齿,笑的很灿烂。

“杀了你,我自然就停下了!”

合肥白癜风哪里治疗好
定西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天津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