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心理禁区第四章接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心理禁区 第四章 接手

陆然拿着案例本,一边看一边琢磨着,这时,突然响了。

接通,是茜茜的声音。

“陆然,张老师在哪儿,你找到了吗?”

陆然知道,现在和茜茜说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反而会让她慌乱。

现在还不是告诉她事情的时候,况且,如果张老师精神错乱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就算他以后好了,也不知道会对他的职业生涯造成什么影响。

他开口道,“别担心,张老师在家里,他就是有些不舒服,怎么了,咨客来了吗?”

茜茜的语气有些慌张,“咨客没来,倒是派出所打来了,要找张老师呢!”

“什么?他们找张老师做什么?”

茜茜说,“哎,他们说那位黄先生,今天早上拿着一把水果刀冲到人群里去了北京华联意欲打造中国零售业的航空母舰,警察把他抓了,但是没找到他家属的联系方式,他就说他认识张老师。”

<不时还有打到其他岗位上找他。p> “好,我知道了,张老师不舒服,我现在就赶去派出所看看。”

“嗯。”

陆然把张笑鸣从地上扶起来,喂他喝了一口水,准备出门。

他不放心,又把案例本翻开看了看。

果然,本子的第三页又出现了一行字,这在刚才还是没有的!

“提示:怀海路23号。”

提示?这是一个门牌号吧。

陆然知道,派出所离这儿不远,只有一站路的距离,而且的确会经过这条怀海路。

可是那里有什么呢?他想不明白。

姑且去看看吧,现在除了相信这破本子,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别出什么馊主意就行。

陆然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走到怀海路。

“果然是馊主意。”陆然无语了,怀海路是魔都的一条老街道,靠近马路的一面都开满了各式的小店。因为地处市中心,租金跳跃时一定要准确把握方向和角度昂贵,所以每个小店的门面都很小,非常拥挤。

他找到了22号,24号,但就是没有23号。

“哎呀,23号早就没人啦,都拆啦,先生,你不买衣服不要妨碍我做生意啦。”24号门店的女老板声线高亢刺耳。

“哦哦。”陆然没有办法,准备离开。

这时,不知从哪,走来一个推着三轮车卖杂货的一个老人,老人的三轮车就停在了22号和24号之间,老人的脸上胡须花白,全是褶子,衣服破旧,身上散发出难闻的气味。

看上去十分困苦。

就这么一辆破旧的大三轮挡在了女老板的门口,陆然心想,肯定要被女老板驱赶了,他想上前帮帮他,于是又走了回去,女老板看到他又不耐烦起来,“你又过来挡我的门做什么,不买东西就走。”

“可是,这个三轮……”陆然指了指旁边的三轮车,意思是我是来帮忙推车的。

“什么三轮?你这人是不是不正常?”

我不正常?陆然觉得有口说不清,这么大个三轮车怎么这女人愣是没看见?他又瞧了瞧22号店的老板,也是毫无反应。

陆然转头看向老人。老人也正微笑地看着他,朝他点头。

陆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走过去,问道,“老人家,您这儿卖什么?”

“有一副墨镜要卖给你。”

他接过眼镜,感觉看着眼熟。

等他抬头想付钱的时候,老人,和那辆三轮车已经不见了。

真奇怪。

“我是在哪儿见过这副墨镜来着?”

陆然打开,看看时间,在路上耽误了十分钟,于是加快了脚步。

到了派出所,他和民警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还拿出了工作证。

民警们认为黄先生的精神状态非常危险,他们要直接把他移送到精神病院看管。

陆然知道,如果黄先生一旦到了精神病院,要出来就难了,起码短期内,是没有治愈的希望了(这和精神病院的治疗方式有关)。

陆然要求要先见见黄先生,民警同意了。

在一间由警察把守的房间里,他见到了黄先生。

黄先生的精神状态,看上去比之前来蓝海的时候似乎更低落了,一直低着头,蜷缩在角落,生怕有人靠近他,而他手上的水果刀已经被民警拿走了,他看上去很害怕。

陆然走过去,蹲下来看着他,忽然,他看见了黄先生脸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

陆然想起来了。

他马上拿出自己从老人那“买”来的墨镜,也坐了下来,就靠在黄先生的旁边。

陆然开口道,“你相信我,我是来带你出去的。”他说的声音很轻,只有黄先生可以听见。

黄先生终于抬起头,他看着陆然,当他看到陆然的墨镜时,他挪动了一下身子,靠陆然更近了些。

他压低了声音,“我没有想到你会来,你是来救我的吗?”

陆然听出他的声音有一些激动得颤抖,好像找到了一线生机。

“是的,我是来救你出去的。但是你得告诉我,你要去哪儿?”

“我要回家。我的父亲还在家里,老天,他们会在我回去之前杀了他的。”

“你要回去救你的父亲?”

“是的,他们都计划好了,晚上八点就会动手。他们这是要先拖住我,你一定要帮我出去,救出爸爸。”

“好。”

陆然仔细回想着张老师的案例记录,知道黄先生本名叫黄锐,但对于他的父母并没有过多的提及。

记录上只说了那次偷窃事件,最后是他的爸据台湾“今日”消息爸到超市把他接了回去,丝毫没有提及他的母亲。

这里果然有被遗漏的信息。

“可是,我的武器被他们缴了。”黄锐叹了口气。

他说的武器,应该指的是水果刀。

“放心吧,有我呢。”

陆然站起身,走向门口的民警,在他耳边悄悄耳语了一会,随后,那位民警走到黄锐身边,对黄锐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黄锐十分惊讶地看着陆然,陆然对着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大胆地走出去。

黄锐慢慢的站了起来。

陆然来到他面前,微微地抬起墨镜,微笑地看着他,说道,“你可以相信我,从这个门走出去,就离开这了。”

郑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双鸭山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合肥卵巢炎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