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第九百八十九章明摆出来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5-21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第九百八十九章:明摆出来的欺负人!

“呵呵-!”

在李凌峰那丝毫不带底气的话下。

花玲珑掩嘴娇笑起来。

“花主,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些生硬地蠕动着喉咙,李凌峰颤道。

两千零八十亿金币!

哪怕他把赤霞草跟残龙须带回去,等待他的都不会有好果子吃,更何况是现在两手空空,回去该如何解释?

说是被修罗天尊当场抢走了?

只要他敢这么说,那就他妈得废了!

所以,事到如今,李凌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求花玲珑能大慈大悲通晓下人情,毕竟他是拿了七百亿金币出去,而赤霞草跟残龙须虽然珍稀,可论价值的话,别说七百亿,一百亿都不值啊!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李公子-要不要把那七百亿金币也退回去给你?”仍然看不出神色上有任何倪端在,花玲珑很是亲和地娇笑着再道。

然而李凌峰再不济都是活了好几百年的主儿,岂会天真到相信花玲珑的这般笑容?

五行拍卖所,那是个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存在,进了他们口袋的钱,又怎会有吐出来的可能?

所以,他慌了。

“花-花主,七百亿,七百亿是我理所应当该给的!”

“呵呵-李公子,你也知道是理所应当啊!”

娇笑一顿,花玲珑化为冷厉,再道,“那么-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说出抹去那一千三百八十亿的话来?你是第一天认识五行拍卖所吗?五行拍卖所容忍过任何赖账的存在吗?一笔勾销,哈哈-好一句一笔勾销!五行拍卖所的规矩向来是拍卖品完成钱货交易后,概不负责!所以,回去通知你的家族,哪怕是砸锅卖铁你们都得给我凑齐了!三天后,我花玲珑带队去讨要!少一个金币都鸡犬不留!”

花玲珑这话说得实则是欺负人了。

毕竟是在五行拍卖所设下的地头与五行拍卖所做的交易,这都还没来得及放好就被抢了,难道五行拍卖所不该负责吗?

按道理说,这绝对得负责!

而他们原本也想当场对发起抢夺行径者制裁的,在他们五行拍卖所的拍卖场中做出如此明抢豪夺的事儿来,分明是无视他们的底线,挑衅他们的权威!

奈何在最后关头得知出手者是修罗天尊秦凡,这怎么制裁?

制裁得了吗?

所以,他们只剩下唯一选择!

强词夺理欺负人的选择!

既然不能制裁修罗天尊,那想要维护住五行拍卖所权威的方式只有让李凌峰乖乖悉数把欠下的金币如期悉数归还。

这样一来,他们还能对外界解释这是五行拍卖所一旦货物出手概不负责的规矩,李凌峰是他自个不第一时间把竞拍品储存好的原因才导致被抢罢了,这关他们什么事?再者说了,万一他跟修罗天尊是一伙的呢,那他们五行拍卖所不成了傻子吗?

虽然这种解释根本不会让人信服,甚至还会无形地影响到他们拍卖所的权威,但这也是没办法之下最好的办法了!

假如真的不追究李凌峰那一千三百亿,世人还会以为他们五行拍卖所怕了修罗天尊,嗯-虽说他们也是真的怕,可也不能表露地那么明显啊!

一来二去的,只能让李凌峰成为不幸儿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五行拍卖所从来都没有让到嘴鸭子飞走的习惯!

一千三百八十亿金币的巨款,李家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所以,把狠话放落之后。

在李凌峰那苍白如纸的脸色下,无视他那咬牙切齿的愤恨。

花玲珑咧嘴一笑,甩甩手大步往外挪着那风情万种的身姿优雅地走了出去。

黑袍人紧随,那些藏匿在不知何处的坐镇者也快速消失。

只留下牙关疯狂打颤摩擦的李凌峰以及他的随从。

“公子!”

随从也是一脸惧色地走到李凌峰身边。

这事儿,到时遭殃的不只是李凌峰,还有他啊。

“五行拍卖所,我-干-你-娘-的!”

没有理会随从的慌喊。

李凌峰歇斯底里地仰头咆哮大吼。

当然了,他是感知到花玲珑等人已经从外面飞身离去,所以才敢在不用真气的情况下咆吼。

撕心裂肺的狂吼喊出。

李凌峰双手抱着脑袋一屁股地坐了下去。

堂堂七尺男儿,还是渡劫期巅峰,在这刻却是嗷嗷大哭!

跟五行拍卖所斗,他斗不过!

回家如实交代,这死得更快!

要清楚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两千零八十亿的数额,这足以让他们李家的家财元气大伤!

而最讽刺与最悲剧的是,他非但让赤霞草跟残龙须被人抢了,而且还被一招重创,到最后还得搭上两千零八十亿金币,还被五行拍卖所下起了通牒来!

“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

坐在冰凉地上,紧捂着脑袋的李凌峰埋头呜咽道。

不说,五行拍卖所的手段不是吹的。

说,不用等五行拍卖所到来,他就得失去现如今的所有一切,活得生不如死!

怎么办?

随从也想知道!

现在是李凌峰把他害死了!

如果李凌峰的下场是生不如死,那他就是连赖活的所以目前在CryEngine2引擎上还处于探讨阶段。机会都没!

李家总得发泄总得迁怒,而他这个跟在李凌峰身边却还眼看着那些不幸发生的随从绝对得成为对象。

纵使他是无辜的,可又怎样?

这点,他比谁都懂,比谁都看得清!

“小七,你走吧!”

抹去泪水,李凌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

“公子,您这是?”随从猛地一瞪眼,惊呼言道。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与你无关,是我把你支开之后才来的拍卖会!”

深深地呼了口气,李凌峰话“我可以证实阿瓦拉多姐妹已被找到声无比阴沉道。

“公子!您-我-我-!”

随从说不出话来了,这一刻-他感动了。

打死他他都想不到个性张扬跋扈还无比自我的李凌峰会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这有用吗?

还不等他开口,李凌峰再道,“就这么说了,走吧!跟我回去,等着你的绝对是死路一条!家里他们,他们只需要一个解释足以,不至于会撒搜刮你!你是无辜的,我李凌峰虽然是自傲自我自大了点,还不至于丧失病狂到拉你下水!”

说罢,他挥了挥手。

“主子,小七随时随地等着您的召唤!只要您一声命下,小七万死不辞!”

紧紧咬着牙关,小七单膝跪落道。

“呵呵,走吧!”

摇摇头,李凌峰挥手道。

没再矫情,站起来深深地看了李凌峰一眼。

随后甩身大步离去!

“柳云烟,你最好是祈祷我能迈过这坎,不然我李凌峰也绝不是吃斋的!”

待到随从小七离去后,李凌峰无比阴鸠地自语道出一声。

流过泪的双眼又恢复如初。

脸上的彷徨无助也归于平静。

只是那抹煞白却依旧在。

淄博白癜风专科医院
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
大连男科医院哪家好
乳腺增生的早期症状
合肥治疗白癜风医院
荆门白斑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