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但亦难艺术随笔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3-31

画可改,但亦难(艺术随笔)

聊聊改画。

程庆拾 古 生 。

钢笔画的创作,一蹴而就的情况并不是常态,有不少作品往往画着画着就没有感觉了,若勉强硬撑下去,就有可能弄得不可收拾,甚至画坏的情况也常常发生。

这与钢笔画的技法特色或约束有直接关系: 下笔无悔。一旦出问题,调整起来是很麻烦的。钢笔画用的是“加法”若“加”错了,实在是一件糟心事。

放弃吧,又心有不甘。

怎么办? 只好先放一阵了。

放不是放弃,而是先搁一边,等待感觉的重新来临。放的时间可以是几天十几天,几个月甚至更长。

有时候,画到一定程度,突然没有了激情,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继续。无论不想画,还是不敢画,也都只好搁上一阵再说。

最可怕的,是某个关键细节出了状况,画过头了,却不好修改,也只能先扔一边。

或已经画坏,却不忍心作废,三把两把一撕了事。看来看去,总感觉还没有彻底“死翘翘”还有改的某些可能性,起死回生。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先存着。

有时候画了一大半,老感到有哪里不对劲,一时又说不清问题出在哪里,只好放一放,等看出问题之所在,才能继续提升。

改画其实颇有难度,对画家是一种考验。中国古代有“误点成蝇”的故事,证明需要大智慧,非大手笔难成。

画坏了,怎么改,自己得动脑筋,也要听听别人的意见,毕竟旁观者清。但还是自己有主见才更好,否则没准被别人带沟里去。我有一位书画家朋友,曾作一幅高昌古城之图,基本上快完成了,有人说左侧嫌空,加点云破一破吧,此兄迷迷糊糊就真加了,用的是,结果可想而知,千年老墙上白晃晃的一块,根本不像云,更像一块膏药,再说,你画的是高昌古城,加云本来就不怎么合理。这样的结果,说白了,还是自己修为不够。

并不是所有的画都能改好的,哪怕放了多长一段时间,始终发现不了问题,这样也只好狠心放弃了。

笔者同大家一样,这事也隔三岔五被困惑着。所谓废画三千,“三干”中,或许有三百幅没有彻底玩蛋,放上一阵,还有柳暗花明,起死回生的时候。

改画,同旧房改造一样,很麻烦,甚至比画一幅新画更难,但值得一试。毕竟,钢笔画太耗时间与精力,一幅作品进行了一半却画坏了,其懊恼与后悔,局外人是难有真切感受的。特别是一幅比较重要的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生生给画坏了,那种境况,想死的心都有。

但改的前提是找到新感觉,来了新激情,尤其是要看到曙光,也就是知道往哪个方向改,怎么改。

否则越下功夫越耗时间,改的效果却越来越差,就完全失去改的意义了。

在我大大小小的几百幅存画中,真正杀青完成者,其实不过五分之一左右吧。七八成都没有画完,需要再动。还好,真正已经画死,无从救起的情况,倒也不是太多。

时过境迁,经一段光阴的积淀,或心中的沉淀、发酵,通过分析,比较,构想,就有可能发现不足,找到问题,甚至境界也可能有新的提升。经过新的努力,证明自己的预感是合理的,方向是正确的,结果便有可能是满意的。

改画也有办法可循,强化自然是用加法,弱化偶也用减法,刀子刮,或用钢笔专用的橡皮擦。但我基本上没有试过。厚的卡纸经得起擦,纸薄了不行。

我有一幅四开的钢笔画作品,还是描绘天山美景的,已经基本完成,但也感到哪里有点不劲。看来看去,一天突然明白,于是用美工刀将其一分为二,正好各有各的构图特色和新感觉,窃喜不已。有朋友来访,出而示之,并卖了个关子,让他找找其间的“秘密”自然找不出,我将两幅画一对,他才明白了,连连称妙。我说绝无仅有,这是碰巧了啊。

画能改得好,支撑的不仅仅是技法,或恒心,更是画家的综合学识,优良的艺术感悟能力,和变通的巧思巧构。这就是根本性问题。

我常常为别人改画出谋划策,提一些建议和意见。自己的画进行不下去了,也会请别人出出主意,这肯定有必要。

雅士说,没有文化,你画什么画。他准备就此写篇文章。

这里我也续上一句,没有文化,你改什么画。文化不够,既发现不了问题,也不大容易改好。因此,加强文化积淀与学业修为,一定是敢改画、改好画的前提与底气。

遗憾的是,我没有留下什么改前改后对资料照片,或改的几个步骤的记录什么的。因此本文也写得干巴巴的,少了些生动与精彩。好在说的都是大实话,大家肯定都有改画的经历,读了可能也会引起一点共鸣吧。

2017年9月24日。

于天山下三即斋。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温树勤吃什么食物缓解腹泻脑溢血后遗症腿疼吃什么药

月经量多怎么调理
云南生物谷药业灯盏细辛
藤黄健骨丸能治什么病